设为首页 客户端 官方微信 广告联系:18175067111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打开微信扫一扫

查看: 401|回复: 7

[原创文学] 长篇小说《南安一梦》——序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1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坛提示:本板块为会员原创日志交流版块,精彩主题或回复将给予加分鼓励。请勿水帖,严查“沙发、路过”等恶意水帖行为。
本帖最后由 脑瘫女孩苗苗 于 2018-6-12 08:57 编辑

​​长篇小说《南安一梦》
作者:足尖写作人苗苗

类型:民国/言情

【序幕】

新闻里正播放庆祝“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专题报道,已经年逾九旬的老者看得格外专注,神情浮过一缕忧苦。当讲到一九三七年八月,日军大肆轰炸上海市区的惨状时,老爷子忽然起身关掉电视,步履蹒跚地走向北边的那间书房。

“太爷爷好像有点不高兴,为什么啊?”五岁的小善兮,明眸闪动模样天真,抬头问母亲。罗春怡柔声解释道:“没事的,你太爷爷可能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霍家子孙无论相隔多远,每年的九月十五号都会齐聚一堂,似乎已约定俗成。而即便如此,现实中团圆永远难以弥补老人的伤感与愧疚,这让儿女们倍加心酸。到底有怎样的经历,使得度过半个多世纪仍不能释怀?

时光,就像上帝手里一支细巧灵跃的绘笔,轻同鸿毛却异常尖厉。乌密的青丝变成银发,深长的皱纹印上面庞,清澈的眼底渐染浑浊。那些幸福,痛苦、欢喜、诀别、点滴墨画了命运的蓝图。重归故土,早就物是人非沧海转桑田,往昔飘散于尘埃。而今奈何苟延残喘,劫难过后收获久违的宁静,更觉沉寂凄凉。

霍安身姿略微弯垮,白衬衫,灰西裤,圆头的漆皮鞋擦得锃亮。戴着副金边方片老花镜,虽不复风华正茂,仍极爱干净讲究应有的精致,可见风度。他站在供桌前,眉宇间凝结哀思,半晌才开口道:“爹,我们回来了。“ 言语未罢便已稍带哽咽,泪水湿润眼角也模糊了视线。

霍安捧起一座遗像,黑白照片中的老人神色依旧不怒自威,使人心存敬畏。“爹,六十多年没能落叶归根。是孩儿的不孝!”父亲的离世,他内心始终无法面对,被自责、愧疚、折磨了大半生。曾经的恩怨情仇,早已葬身于血泊汇集的洪流,随着废墟融进了历史。而记忆却不会消散,它镌刻在生命的年轮,只待躯死枯尽的那一刻。

披上件配套的灰色西装,对照镜子打理好稀疏斑白的发丝,拄着“问号形”桃木红漆手杖。霍安收整思绪,尽量让面貌看起来更精神,一如既往的干净,儒雅。

罗春怡准备好保温食盒,盛满刚出锅的酒糟桂花酿汤圆,屋内飘散着微甜清香的味道。小善兮蹦哒蹦哒地跑过来,趴在桌边踮起脚尖使劲往里看,怪可怜的说:“妈妈,我也想吃。”罗春怡拉住孩子的手向后一拽,连哄带训似的说:“不行,这是给太奶奶的哦,你要吃回头再做。”

小善兮垂头正失落呢,面前突然出现了根“彩虹圈”的棒棒糖。“宝贝别难过,看太爷爷拿糖吃”霍安笑容和蔼,望着乖巧可爱的重孙女,尽显慈祥。俗话说隔辈儿亲!祖孙俩这样一逗乐,老爷子的心情宽慰许多。

拎起保温盒,带上雨伞,霍安准备踏出家门。“爷爷,我开车送您。”大孙子霍旭明,着急忙慌从卧室里跑过来,蓬头垢面连衣服都没穿利落。霍安瞥了一眼,摆手道:“不用,我溜达几步再坐的士,你忙吧。”霍旭明略感歉疚,昨晚加班至半夜累的倒头就睡,竟然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

现在的生活平静且幸福,还有何埋怨的呢?霍安从未计较儿孙的错处。而此时,他更愿意独自前往故地,看看那位曾经刻骨铭心如今长眠于世——最爱的女人。阔别上海六十八年,思念铺垫成一条归来的路,终于即将走到尽头。

出弄堂口,穿越立交桥,来到一处商业街,霍安不由得停住脚步。身旁车流不息,眼前的景象既熟悉又陌生,回忆涌上心头。他记起此处是与爱人相遇的地方,原本叫做“忘忧会”。虽说在战火中逃过一劫,保留了20世纪30年代的建筑风貌,但历经几番内部修缮改造,这里已变成文化气息浓厚的艺术剧院。

同样作为预告信息,条形显示屏取代了美女歌星的画报,正滚动播放剧目表。霍安抬抬眼镜儿,瞅好一会才认清剧名《暗恋桃花源》。乱中求生,生中寻静,犹如瓢泊的一叶方舟,不知何时才能靠岸。他又想到,这部话剧在台湾公演时曾亲临现场,看过后万千感慨。

霍安边走边琢磨,总觉得手里的东西似乎少点什么。于是,他犹豫片刻后进入一家花店。店主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见到这么大年纪还要买花的老人,格外稀奇和热情。望着琳琅满目的鲜花,听着浪漫却古怪的花名,霍安被扰的有些头晕。选了半天,他最终倾向寓意为“永恒微笑”的黄色蔷薇。

“大爷,您捧的花真好看,送老伴儿的吧?”出租车司机是位男青年,圆盘大脸,笑起来找不到瞳孔,一副自在乐天的福相。此刻,霍安的心绪反而愈渐淡然,缓缓说道:“我这花确实要献给爱人的,只是...她会喜欢吗?”此言中暗含期待与歉意。

车子停在虹桥路,霍安下来步行约十分钟,到达“万国公墓”。他登了记,而后随着管理员走进陵区。怀里的那束蔷薇,被灰石青砖映衬得更加明艳,宛若精灵般雀跃。天空乌云若现,仿佛正契合着某种情境,比如是一次悲伤的重逢,亦或是一场没有哀泣的祭奠。

这里埋葬的逝者不分国籍、种族、姓氏,由此得名“万国公墓”。其中许多碑体上用英文、法文、拉丁文等不同语言篆刻的墓志铭,各自只写出了开头和结尾,至于留白的那一整段故事,既无从说起也无人倾听。

管理员礼貌地指引道:“霍老先生,您要找的人就在这里。”当视线慢慢收缩,从成片墓林到面前一方石碑,目光最终聚焦到那行饱经雨雪风霜依然坚立清晰的字体——林梦凡之墓。

以这种方式重聚,霍安其实早在1937年的夏天便该预料到,但过了半个多世纪面对现实仍是心如刀割。少时分离,相隔永生,彼此之间割断情脉。如同脱手的风筝,我只攥住了红线,而你却已飞向天堂。

支开管理员,待情绪逐渐恢复平静。霍安走到墓碑前奉上那束鲜花,说道:“你不喜欢素菊,我才特意选了明艳的蔷薇,漂亮吗?”他抬起手,指尖略微有些止不住的颤抖,轻抚上故人的名字。瑟瑟秋雨,打湿了斑驳的青石,触感冰冷。

“梦凡,对不起,我让你等的太久。”霍安长叹一口气,掏出兜里蓝白格子的小方巾,擦擦眼角原以为会有泪水夺眶而出,但只是干涩的痛。这一点也不奇怪,似乎年纪越大感官都随之退化,喜怒哀乐,无法表达的淋漓尽致。

霍安揭开保温盒,摆好碗筷盛入桂花汤圆,嘴里念叨着:“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嗯,真香。”他脸上笑容温和而淡然,有生之年难得还能完成夙愿,悲伤、恩怨、便随同细雨融入凡尘,化作万物销声匿迹。

“五年前,儿子连亿...已经先一步去了。你们娘俩可够狠心的,独留我苟活于世,这算是报应吗?”霍安说起后半生的遭遇,从流落异乡到儿孙长大,历经坎坷最终重归故里,断断续续不成篇幅。这几十载光阴,就像梦境般混沌虚度,心无相依。

“梦凡,你应该恨我。”霍安苦笑道:“是我太傻,倘若早点做出决断,就不会伤害这么多人。”优柔,通常能够成为爱情悲剧的导火索,而世间痴男怨女若明白此理,倒也难有那些缠绵悱恻的故事了。

不觉已到中午时分,雨水渐停,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新。“梦凡,这天儿也不早了,可别让家里人担心。如果身体还允许,一定会再来看你的。我有空带上小善兮,可好?”霍安正留念不舍的准备离开,忽然,视线被不远处的另一座墓碑所吸引。

“元杰”,相隔六十多年后再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仍有些五味杂陈。“原来,是你一直在守护着梦凡,谢谢。”说完此言,霍安郑重地鞠了一躬。爱情中注定水火不容,志向上却能惺惺相惜,是君子之交还是狭路相逢?或许,两人亦正亦邪间难以判断。

曾经的海誓山盟早已飞灰湮灭,炮火摧毁了真爱也终止了“孽缘”。如果没有战争,被困于围城里的四位男女恐怕也会摔到头破血流,最后玉石俱焚。怎么说来,是否应该感谢那场浩劫?有人洗心革面,有人浴火重生,有人看破红尘,有人挥洒热血。

当晚,霍安独坐在书桌前,戴上老花镜,打开小台灯,开始进行项特殊的工作。他右手边躺了只文件袋,里面装有某家出版机构关于作品版权转让的签约协议,还包括一则劳务聘请合同。

就着昏黄的光线,霍安迅速签下那两份合约,心中的石头才算落地。随后,他又搬来书柜里一大摞用A4纸复印的底稿,足足上千张。这是一部长篇小说,封面写了书名与作者的名号——《南安一梦》作者:莫幻玉。(虚构)

发妻的遗作,几经波折终究被予以采纳,霍安便主动接过校阅的差事,并且薪酬微薄。他明白,此生留有太多的遗憾和亏欠,若还能做点什么恐怕就只剩思念了。而作为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爱情、婚姻、命运,这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落花散尽终成泥,残叶凋零难再春,梦绕半生君恨晚,玉碎化情诉求安。”莫幻玉在扉页题下这首小诗,仿佛寓意着整个故事的基调,哀伤而唯美。霍安对于结发之妻,从未像现在如此认真的欣赏,一切太过后知后觉。

霍安细细品味那些悲欢离合,各种是非曲直似乎已变得轻如鸿毛,装点了灵魂。常言道,失去才懂珍惜,悔悟方能自省。但有时,何人该珍惜?何事该悔悟?拷问源于内心,答案值得寻觅......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写的小说《南安一梦》,目前已有十多万字的底稿。今天发表开篇序幕,是想为日后的实体出版做点准备。希望大家不吝赐教,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16:40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掸了两眼,一开始就发现个病句,年逾九旬跟耄耋词义重复,应删去一个。起强调作用的引号存在滥用,抗日战争、忘忧会、万国公墓什么的没必要加引号。那首小诗既非格律诗也非白话诗,有点不伦不类,且不押韵,不如每句只保留前四个字,反而精巧且押韵。其他的没细看,因为我对这类题材没啥兴趣,不过还是期待你的成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21:33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一半没读完,可以期待后续看看再做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豆泥丸儿 发表于 2018-6-11 16:40
掸了两眼,一开始就发现个病句,年逾九旬跟耄耋词义重复,应删去一个。起强调作用的引号存在滥用,抗日战争 ...

谢谢你的建议!但是有老师说,“年逾九旬的毛到人”不算病句。至于那首诗嘛,我没有将押韵什么的考虑在先,而是想反映全书的意境,我坚持不能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脑瘫女孩苗苗 于 2018-6-12 08:46 编辑
豆泥丸儿 发表于 2018-6-11 16:40
掸了两眼,一开始就发现个病句,年逾九旬跟耄耋词义重复,应删去一个。起强调作用的引号存在滥用,抗日战争 ...

谢谢你的建议!但是有老师说,“年逾九旬的耄耋老人”不算病句。至于那首诗嘛,我没有将押韵什么的考虑在先,而是想反映全书的意境,我坚持不能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错了不能删除吗?我对论坛功能还不熟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优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来老乡圈找我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0564-3333003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06-2018 www.luan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性ICP:皖B2-20140047号 - 皖公网安备:34150102000001号 - 电子公告服务:皖[2010]151号 -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156907887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