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客户端 官方微信 广告联系:18175067111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打开微信扫一扫

查看: 411|回复: 5

30年婚姻被宣告无效的背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2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者 张志然


编者按


一对相濡以沫生活了30年的老夫妻,在丈夫一方去世后,妻子却被继子女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宣告父母之间的婚姻无效。在没有进行DNA比对、也没有任何户籍材料证明这对老夫妻是姨表兄妹关系的情况下,法院以双方违反了近亲结婚的规定,用一纸冷冰冰的法律文书结束了这对老人30年的恩爱婚姻。


判决生效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专家呼吁,尽快完善法律,避免财产关系的不稳定和类似无法处理的财产纠纷的发生。




《民主与法制周刊》于2017年第2期曾经刊登《儿子为何要起诉继母婚姻无效?》一文,讲述了冉政请求法院确认父亲冉昆峰与继母解军的婚姻无效的诉讼。


冉政于2016年9月6日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宣告解军与已故的父亲冉昆峰之间的婚姻关系无效。冉政之所以提出诉讼,是因为同年7月底继母解军起诉自己,要求析产,也就是指财产共有人通过协议的方式,根据一定标准,将共同财产予以分割,而分属各共有人所有。他认为,自己的继承权将因此而受到侵害。


冉昆峰于2016年5月20日去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规定,夫妻一方或者双方死亡后一年内,生存一方或者利害关系人依据婚姻法第十条的规定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2016年11月17日,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法院民三庭对本案进行了受理。


近日,本案宣判,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六安市金安区法院经过审理,支持了冉政的诉求,且立刻生效,不准上诉。


法院对一个死者生前存续30年的婚姻判决无效,真的有足够的依据吗?


30年婚姻被一纸法律文书否决


冉政提出的主要理由,是其父冉昆峰与其继母解军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的表兄妹。判决书这样写道:“本院认为:被申请人解军与冉昆峰虽然领证结婚多年,但其双方系三代以内旁系姨表兄妹关系,双方结婚,违反了婚姻法关于禁止近亲结婚的规定,不符合缔结合法婚姻的实质要件,该婚姻不受法律保护。”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龙翼飞、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夏吟兰、北京大学教授马忆南、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姚辉等北京的法学专家,就本案的相关法律适用问题,已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和分析研究,并形成了法学专家论证意见书。


专家认为,婚姻法规定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禁止结婚,其立法目的是为了优生,保障后代健康、提高人口质量。而且,婚姻法规定的“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指的是自然血亲,不是拟制血亲,只有DNA鉴定才是科学的证据。冉政如要证明解军与冉昆峰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需要经过多项DNA鉴定,才能构成完整的证据链。而且,解军与冉昆峰持有结婚证且共同生活30年,如无相反的证据,应认为婚姻有效。冉政举证不足,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根据记者当时在法庭现场旁听,冉政根本拿不出任何DNA的证据。


冉政叫来了冉昆峰亲姊妹冉某颖出庭作证。她说自己可以证明冉昆峰与解军是表兄妹关系,理由是解军的母亲是自己的二姨,即解军是冉某颖的表姐,是冉昆峰的表妹。


另外,他拿出了冉昆峰母亲李秀某的人事档案,试图说明冉昆峰母亲和解军母亲是血亲关系。


可是,冉昆峰的父亲已过世,母亲李秀某尚在世,但冉昆峰也已去世,不可能与其生母进行DNA鉴定,也不可能与解军进行DNA鉴定。


在法庭上,当被告解军的代理律师询问冉某颖是否了解解军家庭时,她说很了解。而当解军代理律师问及她母亲李秀某生日、冉昆峰去世日期、冉昆峰与解军何时结婚等时间方面的细节时,她却都不清楚。她只是一再情绪激动地重复说,解军、冉昆峰确实是姨表兄妹,“我从小就知道!”


据了解,解军与冉昆峰从小相识,长大后二人各自结婚。后冉昆峰离婚带一子冉政,解军丧偶带一女小解,二人于1986年登记结婚,建立了四口之家。婚后家庭和睦,共同哺育儿女,赡养老人,夫妻二人打拼创业,建立了亿万家产的公司。2013年6月,冉昆峰患了癌症,解军一直陪伴照顾了三年,直到2016年5月冉昆峰去世。


在开庭当日,解军一定要向法庭念自己手写的控诉状,在控诉状中她写道:“我这三十多年是什么?算什么?是保姆还是三陪?……自从2013年3月14日上午老冉被中纪委带走,直到他2016年5月20日去世,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在他生病的时候,是我和女儿陪伴在他身旁,那时候为什么没人说我不是他老婆……”念着念着,解军泣不成声,血压飙升,不得不送到医院抢救。而原告冉政则气恼地嘟囔说“这里面很多都是不实的”,起身要求休庭。


记者了解到,为了照顾冉昆峰,解军的身体情况大幅度下滑,一只耳朵聋了,眼睛哭得看不清东西,眼底出现问题,还出现了严重的胃溃疡。


正像解军在控诉状中所说,她为冉昆峰做的事,如果不是夫妻,不是至亲,可以说任何人都做不到。这样的婚姻,真的只因为没有DNA证明的所谓的可能存在的表兄妹关系,就不被法律保护了吗?


遗产之争


记者了解到,冉政1990年5月由继母解军开始抚养,当时他已经12 岁,却还在读小学五年级。解军设法让他参加了升初中的考试,安排在解军父亲曾经工作的学校读初中。夫妻二人一步一步将冉政辛苦抚养成人。


让继母与父亲曾经存续多年的婚姻无效,此举已直接导致冉政家族剧烈的震荡,让继母、姑姑当庭情绪失控、痛哭失声,带来了无数的痛苦和愤怒。但其实这只是他设法继承父亲遗产的一个小铺垫而已。


冉政在起诉状中提出:“被告与原告父亲冉昆峰违反婚姻法禁止性规定,骗领结婚证。……被告为侵犯原告对其父亲遗产的继承权,于2016年7月27日起诉原告,要求析产。”


解军起诉冉政要求析产的原因是,2016年6月17日,冉政拿出了一份声称是冉昆峰所立的遗嘱。根据该份遗嘱,企业的经营权将归冉政所有,而且解军将不能分得夫妻共同打拼的企业的任何股份,只能分得冉政掌握股份的一半分红和若干房产。


不过,专家们在论证意见书中却认为,该遗嘱因缺乏法定的形式要件,属于无效遗嘱,不产生法律效力。倘若涉案遗嘱系冉政伪造,该遗嘱不仅无效,人民法院还可以酌情减少冉政应继承的遗产。


而且,专家们也已论证,就算解军与冉昆峰之前的婚姻关系无效,解军依然依法享有分得冉昆峰财产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本案中,解军与冉昆峰共同生活30余年,解军对冉昆峰扶养较多,应当依法分得适当的财产。


可见,就算继母与父亲的婚姻确实被法院认定无效,就算已给家人制造了如此巨大的痛苦,只要法官能够做到依法办事,冉政的打算就未必不会落空。


解军收到本案判决书后,连夜给金安区法院写了一封公开信:“……我真想从这高楼一跃而下,用我微不足道的生命来抗争、来呐喊。……各位尊敬的法官,你们也有父母亲人,假如你的父母婚姻莫名其妙地被宣判无效,你是否生气?……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法官会按照冉政的思路办案。难道就是因为他有权、有钱、有势,难道就是因为我和我女儿势单力薄,无依无靠?……我还想再问法官,老冉已逝,判决婚姻无效的目的何在,难道是帮助冉政争夺本该属于我的财产,还是想让老冉成为孤魂野鬼……”


这份令人咋舌的判决已经生效,冉昆峰与解军曾经存续30多年的婚姻关系从7月13日起就正式等于从未存在过。这无论对生者还是死者,都是一个极为残酷的黑色幽默。而命运又将把这家人和他们关心的问题带向何方,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于 2017-10-11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钱社会 一切为了钱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民主与法制周刊》首发,人民网、网易新闻、环球网等许多著名网站进行了转载,后续报道将及时跟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子为何要起诉继母婚姻无效?

发布:2017-01-16 14:58:03  来源:《民主与法制》杂志  作者:本社记者 张志然  【大 中 小】


     2016年11月17日,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法院民三庭开庭审理了一起看似简单的婚姻效力案。本案原告冉某请求法庭确认父亲冉某峰与继母解某的婚姻无效。冉某提起诉讼的主要理由,是冉某峰与解某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的表兄妹。

     在开庭过程中,继母解某在念了一纸控诉状后血压飙升,不得不送到医院抢救。而原告冉某也因为情绪激动而要求休庭。

     冉某峰已于2016年5月20日去世。儿子冉某为何在父亲去世后要求确认父亲与继母的婚姻无效?继母的控诉又为何让双方都难以平静?一起婚姻效力案是否还隐藏着其他的纠葛?
  
     
  
     是不是表兄妹结婚
  
     据了解,1982年,冉某峰与前妻协议离婚,二人婚内育有一子一女,男孩儿冉某归冉某峰抚养,女孩儿吴某归冉某峰前妻抚养。

     1986年,解某在前夫病故后,带着不到5岁的女儿小解与冉某峰再婚,双方于1986年1月13日结婚领取结婚证。婚后,解某携小解与冉某峰共同生活,双方在婚姻内未再生育,感情和睦,至2016年已有30年时间。冉某峰与解某婚后一起创业,共同借款购买了安徽金商都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公司”)48.1%股权,登记在冉某峰名下。后来又以股权分红款购买了30%股权,合计持有78.1%股权。

     2013年3月16日,冉某峰因为违纪问题被中央纪委带走。2013年,冉某峰做了两次结肠癌手术,到去世前总共住院19次,均由解某和女儿小解全天陪护身边。解某在控诉中,声泪俱下地说道,当初照顾老冉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不是他的妻子?如果我不是他的妻子,这三十年我算什么人?我死后葬在何处?解某说,为了照顾冉某峰,自己的身体情况大幅度下滑,不光血压问题很大,还患有胃溃疡等多种疾病。

     在开庭中,冉某叫来了冉某峰亲姊妹冉某颖出庭作证。她说自己可以证明冉某峰与解某是表兄妹关系,理由是解某的母亲是自己的二姨,意即解某是冉某颖的表姐,是冉某峰的表妹。

     冉某还向法庭提交了自己和继母解某的身份证复印件、冉某峰死亡证和火化证、冉某峰遗嘱、解某与冉某峰的结婚证、冉某峰母亲李秀某的人事档案等证据,试图证明冉某峰与解某的表兄妹关系,从而证明两人婚姻关系无效。

     那么,这些证据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吗?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龙翼飞、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夏吟兰、北京大学教授马忆南、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姚辉等北京的法学专家,就本案的相关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和分析研究,并形成了法学专家论证意见书。

     在旁系血亲的问题上,专家们认为,婚姻法规定的“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中的血亲指的是自然血亲,不是拟制血亲。对于自然血亲的认定,只有DNA鉴定才是科学的证据。司法实践中,对抚养权的认定,都以亲子之间的DNA鉴定为准,国务院《关于解决无户口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中也明确规定,依法为无户口人员身份认定和落户也要以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DNA亲子鉴定为依据。

     专家们的意见是,冉某如要证明解某与冉某峰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需要证明:(1)解某与其生母系血亲母女关系;(2)冉某峰与其生母系血亲母子关系;(3)解某生母与冉某峰生母系血亲姐妹关系。

     证明以上血亲关系应经过DNA鉴定,才能构成完整的证据链。目前,冉某峰的父亲已经过世,母亲李秀某尚在世,但冉某峰已去世,已不可能与其生母进行DNA鉴定,也不可能与解某进行DNA鉴定。

     在法庭上,当被告解某的代理律师询问冉某颖是否了解解某家庭时,她说很了解。可是,当解某代理律师问及她母亲李秀某生日、冉某峰去世日期、冉某峰与解某何时结婚等时间方面的细节问题时,她却都不清楚。她只是一再地说,解某、冉某峰确实是姨表兄妹,“我从小就知道”。

     专家们认为,解某与冉某峰持有结婚证且共同生活三十年,如无相反的证据,应认为婚姻有效。而冉某举证不足,应当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在法庭上,解某的辩护律师就指出了这点,并且就冉某峰的母亲李秀某的人事档案提出了质证意见,认为人事档案中间缺页而且字迹前后不一,可能是拼凑的,难以取信作为李秀某和李月某(解某母亲)是血亲关系的证据。

     更重要的是,这份档案年代久远,很多事项无法确定真实性,也难以确定所提及的李秀某就是本案中牵涉的冉某峰的母亲李秀某。解某的辩护律师因此认为,解某和解某民可能并不都是李月某的血亲,而李秀某与李月某也可能不是血亲。

     冉某辩护律师称:“那个年代很多身份证登记的信息都是有偏差的,仅凭一个生日显然不能说解某和解某民可能不是一家人,解某并非亲生。”但未能提出更多相反的证据。

     在法庭质证阶段,解某的辩护律师指出,在解某与冉某峰以夫妻名义三十年共同生活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但去世后冉某却提起了诉讼,说明背后另有企图。

     那么,企图会是什么呢?
  
     分财产跟婚姻有关吗?

     2016年6月17日,冉某拿出了一份声称是冉某峰所立的遗嘱。本案中,它也作为证据提交给了法庭。

     遗嘱主要内容为:“一、为保证股份完整性,现将我名下股份百分之七十八点一股份交由冉某控股,以保证公司经营权由冉某维持经营。二、考虑到与解某生活多年,要求冉某在今后年终分红上按我持有的公司股份百分之七十八点一的一半分红给解某,另一半归冉某分配。我名下住宅房产,除月亮岛两套房子为冉某结婚用房归冉某所有,其余房产归解某所有。”遗嘱代笔人为陆玉某,见证人为王某、潘胜某,落款时间为2016年3月10日。

     如果这份遗嘱是有效的,显然解某将不能分得一丁点儿股份。

     那么,遗嘱有效吗?

     专家们就这份遗嘱也作出了论证。专家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6条规定,继承人、受遗赠人的债权人、债务人,共同经营的合伙人,也应当视为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不能作为遗嘱的见证人。

     本案中,冉某为公司董事长;见证人王某为公司员工,与冉某有上下级关系,应当为利害关系人;见证人潘胜某向公司和冉某峰多次借款,目前尚欠余款200万元,是公司的债务人,而冉某是公司董事长,公司和主要资产都由冉某控制,所以潘胜某作为债务人也属于利害关系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18条规定,与继承人冉某有利益关系的人,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

     因此,专家们认为,涉案遗嘱因缺乏法定的形式要件,属于无效遗嘱,不产生法律效力。

     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17条规定,倘若解某与冉某峰之间的婚姻关系有效,则本案争议的财产属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合法财产,应当归解某与冉某峰共同共有。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26条第1款规定,共同共有人冉某峰死亡后,应当根据分割共同共有财产的规则进行处理。解某作为共同共有人应当首先取得共同共有财产的一半。本案中争议的财产的一半归属于解某,冉某峰无权对该部分进行处分,冉某峰的继承人也无权就该部分财产主张继承。

     而且,专家们认为,即便解某与冉某峰之间的婚姻关系无效,解某依然依法享有分得冉某峰财产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14条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本案中,解某与冉某峰共同生活三十余年,解某对冉某峰扶养较多,应当依法分得适当的财产。

     另外,专家们认为,即便解某与冉某峰之间的婚姻关系无效,解某的女儿小解依然依法享有继承冉某峰财产的继承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规定以及一般法律原理,父母的婚姻关系状况与父母子女的关系存在密切的联系,但两者并非一一对应。父母的婚姻关系无效并不一定影响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

     即便解某与冉某峰之间的婚姻关系无效,也不能否认小解与冉某峰之间形成的事实上的扶养与被扶养关系。冉某峰和小解共同生活并以父女名义相称三十年,存在事实上的扶养与被扶养关系。小解与冉某峰之间基于事实上的扶养与被扶养关系形成了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且该权利义务关系不受到解某与冉某峰之间婚姻关系是否有效影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条规定:“亲友、群众公认或有关组织证明确以养父母养子女关系长期共同生活的,虽未办理合法手续,也应按收养关系对待。”本案中,倘若不认可小解与冉某峰之间存在继父母与继子女的关系,比照该意见的规定,应当认定小解与冉某峰之间形成了收养关系。小解有权根据养父母与养子女权利义务的规定,享有继承权。

     专家们认为,倘若涉案遗嘱系冉某伪造,该遗嘱不仅无效,人民法院还可以酌情减少冉某应继承的遗产。

     2016年8月4日,解某以冉某峰遗嘱无效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等理由向六安市金安区法院提起分家析产之诉,被告为冉某。诉请法院:一、依法对登记在冉某峰名下的公司78.1%股权析产,确认解某作为配偶享有公司39.05%的股权;二、依法对登记在冉某峰名下的四套房产进行析产,确认解某作为配偶享有上述房产中的50%所有权。

     2016年9月23日,解某向金安区人民法院起诉被告冉某遗产继承案件,解某、李秀某、吴某列为第三人。请求法院判定解某继承析产后所属冉某峰遗产的20%份额。

     其实在专家眼中,无论血亲关系如何,并不能影响到这家人真正关心的财产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子不孝,谁之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来老乡圈找我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0564-3333003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06-2018 www.luan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性ICP:皖B2-20140047号 - 皖公网安备:34150102000001号 - 电子公告服务:皖[2010]151号 -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156907887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